当前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美人持刀》美人持刀庄柔结局 straight(直人文) 美人持刀小说目录

更新时间:2020-06-29 00:30:42

《美人持刀》美人持刀庄柔结局 straight(直人文) 美人持刀小说目录 连载中

《美人持刀》

来源: 作者:正月初四 分类:现代言情 主角:庄柔,刘米

独家完整版小说《美人持刀》是正月初四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,本小说的主角庄柔,刘米,书中主要讲述了: 庄学文被庄柔找到了戏鱼楼,特意请众人一起吃了酒宴,大家虽然觉得不知道要怎么祝福庄柔,还是违心的说了几句步步高升之类的话。 然而一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庄学文被庄柔找到了戏鱼楼,特意请众人一起吃了酒宴,大家虽然觉得不知道要怎么祝福庄柔,还是违心的说了几句步步高升之类的话。

然而一个时辰不到,就全部喝翻由家丁给抬回家去了。

庄学文更是一句话都没说,只是好好的喝了几壶,也醉得由刘米给扶了回去。路上他拉着庄柔就说着醉话,“妹妹,我还怕你嫌我不帮你找婆家,以后就怪我,毕竟你十八在大部份人家中也是老姑娘了。”

“可这些臭男人哪个都配不上你,全都是些狗/屎,谁也靠不住。现在你当了应捕人,他们更是不敢娶你了,但你别怕有哥陪着你,我也不娶妻,一辈子养着你!”

刘米咧着嘴看了看左右,还好此时夜也深了,路上并没有什么人,便说道:“少爷,你这话被人听到可是会损坏你的形象啊。哪有哥不娶妹不嫁,就这样守着过的呀!”

“管他们的,谁敢说让我发现了,我就扭断他的脖子!”庄学文一扫平时的文雅,厉声说道。

“少爷,你可是文人,说什么打打杀杀的。上次说要煮鸡给小姐吃,那鸡的脖子被你砍掉了一半还满院子跑呢。”刘米咂嘴说道。

庄柔一直在后面笑眯眯的跟着,听他这么一说,便走上前来扶住庄学文,把刘米直接给推开来。她把庄学文的手搭在自己肩膀上,扶着他就冲刘米说:“哥说什么就是什么,谁敢管多说我就捉他去打板子。”

“哎呀我的大小姐,你扶什么扶,快让我来。都这么大的人了,被人看到还怎么嫁出去啊。”刘米着急的抢过庄学文,扶着他便嘀咕起来。

“说得当了应捕就嫁得出去一样,我可和你说哦,当了应捕人是要去查案子的。好多死人都不穿衣服,我都要去看个精光,到时候真有人想娶我,那肯定是另有目的了。”庄柔拍拍手走在旁边,狡黠得说道。

刘米惊骇的看着她,不解的问道:“为何死人都不穿衣服,哪来这么多穷鬼强盗把衣物都给抢走啊!”

庄柔眨眨眼睛,就瞎编道:“死人是穿着的,可我们当了应捕人肯定要查看伤口,穿着怎么看,当然要帮他们脱掉呀!”

“啊……”刘米呆若木鸡的愣半天,回到家都没回过神来,不敢相信自己家的小姐要去做这种事,那还得了呀!

第二天刘米脸色不好的把这事和庄学文说了,被他当笑话笑了好几天,也不肯反对庄柔去当应捕。到是让刘米采买了不少备用的东西回来,看着单子上要买的东西,他头都大了。

金创药、绷带、还有各家医馆哪些大夫对刀伤断骨最为拿手,都要记下来。连接骨、刀伤药平时好卖偶尔会缺货的都买回来备用,更让他去铁匠铺问问,想打件铁胸甲回来。

这看起来都快造反了,京城平安之地谁会穿这种护甲,要不是熟人熟脸的铁匠铺都快去报官了。

得知是庄家的小姐要去当应捕人了,铁匠铺掌柜一脸无语的同意打造几个护心镜。但还要几斤铁钉子、长着刺的小铁块做暗器,就有点让人摸不到头脑了。

不是当应捕吗?怎么瞧着好像是去当土匪强盗,谁带几公斤暗器捉拿罪犯啊。

但这些并不是官府禁制的东西,所以铁匠铺还是接下了这笔生意,答应用最快的时间打造出来。

十天转眼便到了,庄柔早早的就去了大理寺,领到了自己的应捕服和佩刀。而且被分去了一个好地方,京城外骑马半个时辰就到的豆湖县,这样晚上在关城门前便可以回来了。

她回家马上换好衣服,午饭之前还得赶到豆湖县去见她的上司,走前特意跑去给庄学文看一看。

“哥,你瞧好看吗?”庄柔转了一圈,笑眯眯得问道。

庄学文点点头,“好看,特别的英气,就是穿的人太多,努力一下做个神捕,就可以穿更好看的衣服了。”

“神捕……神隼案前一百啊,那可不容易,但我会努力的!”庄柔这十天可没闲着,专门去打探过应捕的消息。那是一件对她来说很有吸引力的事,民间百姓所说的神捕,便是进入了神隼案的应捕人,而且只有一百位。

但这个就相当的困难了,除了实力之外,还得破很多的案子才行,就算走关系也得花不少时间在案件抢功劳上。当初她的父亲,排在了一百以外,虽然有些名头却还是不算正式神捕,只是末流后补。

“我会用心的,多破案子给哥哥争光。”她点点头笑道,便想出门去,却被庄学文给拦了下来,就见他在桌上打开个大包裹。

“这是护心镜,你一个戴在心口,另一个戴在腹部,这样被刀捅了也没事。这是刀伤药和烈酒,如果受了伤,就把酒倒上去,然后再撒上药粉,最后用这捆绷带包扎好。”庄学文把东西一样样拿出来,摆在了桌子上。

庄柔有些诧异的看着,除了药品和护身之物,竟然还有一大堆暗器和小刀。她面露难色的说:“哥,这些东西太多了,全带上反而不灵活了,我挑一部份吧。”

“好,那先把护心镜戴上。”庄学文拿起那最少二斤重的护心镜,就想戴到她的脖子上。

“哥,这么重的东西,脖子会断的,我自己来挑吧。”庄柔一看赶快说道,戴了那种东西还怎么出门,脖子都直不起来。

庄学文只得算了,只要肯拿些防身就行。

而庄柔也一样挑了些,伤药肯定要带,但一两包就行了,又不是去大山里面破案。护心镜就算了,都不是金的流落外地时也不能卖钱。

但是小刀她却很感兴趣,鞋子里面各插了两把,带尖角的小铁块带了一包,别的就不愿意拿了。而庄学文硬塞给她一根铁棍,只说是用来路上打狗的。

刘米看不下去了,插嘴道:“小姐,少爷是怕你出去就提刀杀人,才做了一天就把自己弄牢里面去了。打人的时候用铁棍,只要不死盯着头打,一般是死不了人的。”

“可我只会下死手啊,不打头多没意思。”庄柔嘟着嘴看着铁棍嘀咕道。

庄学文只是笑了笑,变戏法似的拿出一包棉花,用绷带缠在了铁棍的一头,摸起来软软的,这才叮嘱道:“打人的时候用有棉花这边,你可不要拿反了,不是为了让你手感好才包的。”

庄柔接过铁棍,感觉有些怪怪的说:“哥,我又不是出去惹事的,你想太多了吧。”

“可真要打人的话,对你也有利。”庄学文笑道。

虽然她觉得在铁棍上包绵花太奇怪,但还是接受了哥哥的好意,省得让他Cao心。再说打人,那可不是她这样的乖小姐会干的事,当公差就是要以德服人才行。

庄学文想得很周道,连马都给她备好了一匹,送到门口扶她上马,才微笑着看着她离开。

刘米很担心的说:“少爷,我好担心小姐啊。”

“担心什么,小柔去的豆湖县都是达官贵人的别院,几年都没一件案子,就是去混日子的,放心好了。”庄学文摆摆手便去国子监了,今日还有些事要办,必须过去一趟。

当然,豆湖县那边也得派人过去盯着,小柔有什么事自己也才能最快知道。

庄柔打算从南门出城,豆湖县就在那边,只是这南大街上人来人往的有些热闹,她骑着马只能缓慢的行走,但一身应捕装的女子还是吸引了众人的目光。

她抬头挺胸的骑在马上,嘴角带着笑容,这可不是谁都能当的。这次招女应捕,除了她之外,其它的老婆子全被赶走了,看来这当应捕也得看脸啊。

正当庄柔感叹之时,旁边一间华丽的铺子之中,突然滚出个人来,一下便扑在了她的马下。

这红枣马顿时便惊了,整个马身立了起来,吓得她赶快把马往侧边狠狠一拉,马身子一歪蹄子就擦着那人落在了旁边,差点就踩到人了。

而马还要挣扎,庄柔赶快拉住马,让它冷静下来,然后便气呼呼的跳下了马。一看落在马边的是个衣着华丽的女子,她便认真的说道:“这位姐姐你是怎么回事,突然跑出来让我的马受了惊,难道是有人故意推你出来,想让我的马踩死你,好造出意外之死的假相?”

不等那女人回答,庄柔便对着店铺中喊道:“是谁光天化日之下当街杀人,竟然撞到我这里来了,胆子不小啊!皇城之下当街行凶,砍你十次脑袋都够了。”

“谁当街杀人了,我只是打我家不听话的贱婢,你瞎嚷嚷多管什么闲事!”从店铺从走出来个华服胖子,气势汹汹得骂道。

庄柔一挑眉,大声喝道:“打婢女也不行,还把她往我的马下面推,你这是想借杀婢女后再说是我杀的人,然后叫我赔你金银吧!”

“好个一石二鸟,真是恶毒无人性的手段,看你这有恃无恐的张狂样子,肯定犯下过很多这种案子。”

华服胖子整个人都懵了,为什么这个女人说的话听不懂,自己干什么了,不就是打个不听话的小妾吗?

这时,就见庄柔冷着脸说道:“你不止当街杀人,还想讹诈朝廷命官,罪加一等,老实跟我回去,不然打断你的腿再带走也一样。”

她把佩刀抽了一半出来,想了想又放了回去,而是顺手把铁棍拿出来。这可是当差就办的第一件大案子,怎么也得带个活口回去。

“你别造谣生事行不行,有毛病啊!”华服胖子反应过来,怒不可遏的吼了起来。

精彩评论:

重新看了一遍,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。作者(正月初四)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,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,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。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,官斗就是拉帮结派,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。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(庄柔,刘米)成为辽东省长,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。也许作者(正月初四)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,气魄还有思维。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,装逼打脸,大大拉低整《美人持刀》的格调,真的非常可惜。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,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(庄柔,刘米),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。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