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杀青香》杀青香 小说 免费阅读 杀青香鬼畜

更新时间:2020-06-25 09:30:16

《杀青香》杀青香 小说 免费阅读  杀青香鬼畜 连载中

《杀青香》

来源:阅文集团 作者:萦索 分类:古代言情 主角:周至柔,章岂

新书《杀青香》全文在线阅读,作者萦索,主角周至柔,章岂,是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,精彩章节节选: 楔子 天边的云层厚厚的压着,乌蒙蒙的。北风一起,雪花大片大片的落下,撒盐飘絮般铺了一地的白。 青屏山,福鼎寺。 处在山顶的大雄宝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楔子

天边的云层厚厚的压着,乌蒙蒙的。北风一起,雪花大片大片的落下,撒盐飘絮般铺了一地的白。

青屏山,福鼎寺。

处在山顶的大雄宝殿内,宝幢高垂,烛火摇曳。周夫人未施粉黛,跪坐在蒲团上,手里念着一串念珠,虔诚庄严,默默的诵经不止。及至念完一百零八遍,方僵着身体跪拜金身佛像,颤巍巍的扶着侍女阿碧出去了。

软缎厚底绣鞋踩着木质的楼梯,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。阿碧给周夫人披上了雨过天青暗花梅花暗纹的披风,“夫人小心脚下湿滑。“

“不打紧的。”

周至柔手里握着手炉,在十几个侍卫和侍女的簇拥下,来到福鼎寺的观星台。抬眸四望,只见天地一片苍茫,大雪覆盖下的青山绿水,没有往日的清新绿意,只有满目的冰晶纯净。

“真是一副好景色啊。“

她叹了一声,随即意兴阑珊,扶着侍女的手欲调头返回。

“夫人,你看,那是什么?“

大雪封山,道路难行,易迷失方向,而此刻竟有一条黑色的线,似泼墨的画家肆意在雪白的宣纸上勾勒!

仔细看,那黑色的线,越来越浓郁。近到福鼎寺边,终于看清了,竟是一群着黑甲的士兵!

这么冷的天,青屏山又地处偏远,不是什么军家之地,怎么会有一群士兵不顾军令,大老远的过来敬香拜佛?

周夫人面色一冷,心里大致猜到了什么,“阿碧,随我来!“

漫天的雪花凌乱的飞舞着,十二扇木格门一关,隔绝了雪花进入的机会,也将外界的风雨隔开了。

大雄宝殿,宝相庄严,佛祖慈悲的拈花微笑看着一男一女,分成一左一右,泾渭分明的对峙着。

“章岂,你到底要做什么?“

“你说呢?“

周夫人气得脸色发青,“我怎么知你?“

一身玄色盔甲,将身材显得格外挺拔,唯有头盔顶上一簇白缨的章岂,脸上似笑非笑,“上个月我请你去赏花,你怎么不来?“

周夫人竭力控制发抖的手,“你请,我就要去?“

“你不去,我只好来看你了!“章岂轻轻一笑,手随意的一摆,“看,我这不就来了吗?“

“章岂,你疯了!无故调兵,你当这里是你的湘西腹地吗?任由你来去自如?你就不怕御史台参你一本,脱了你这身甲衣?“

“我怎样,就不劳烦夫人担心了。“章岂拨弄了一下铜盆里的火炭,“如何,冰天雪地里看到我,夫人可有一丝欢喜?“

“欢喜?我……章岂,你莫非当我不会骂人?“

“哈,差点忘记了,夫人口舌伶俐,可是能骂死人的,不敢领教!“章岂似想起了什么,笑了。

周夫人立即噎住了,愤愤的转过头,隔了片刻才忍耐克制道,“天色将晚,福鼎寺偏远,没有好饭食招待,就不留将军了。还请阁下念及你我两家同朝为官,低头不见抬头见,早早离去!“

章岂对着铜盆烤火,火光映着他的俊秀脸庞,“若是我不肯呢?“

蹬蹬蹬,周夫人倒退三步,惊骇道,“你疯了!“

“我不但没疯,我还很冷静。“

章岂回眸,眼眸中蕴含无尽深意,直直盯着周夫人,“至柔,我知道我在做什么!“

孤男寡女,同处一室,周至柔回望自己身后的侍婢,又看了看章岂带来的士兵,这么多人……不不!这些都不作数!

一瞬间,她明白章岂要做什么,从脚后跟窜出来一股凉气,冻得她手脚冰凉,

“你敢,你敢!“

“哈哈,时至今日,还有什么是我章岂不敢的?周至柔,你以为我大冷天的来福鼎寺,是为了求佛敬香吗?“

“不为和你共度春宵,我何必冒着被弹的危险过来看望你?“

黑甲兵战场厮杀的勇猛杀伐之气,普通侍卫和侍婢哪里是对手?刀剑一指,不过片刻功夫就被擒下,麻绳捆了一串,不得动弹。

周夫人的近身侍女阿碧,也没放过,单独捆了手脚。

“夫人!“

周至柔倒是很快镇静下来,“章岂,不许伤人!我……从你就是!“

她把手炉塞给阿碧,叮嘱道,“你们要好生听话,莫要起冲突,免得刀剑无眼,伤到了。“

“夫人!“

侍女们无声的流泪。

周至柔不做无意义的伤感,事已至此,也只能听天由命了。

她回眸看了一眼大慈大悲的佛祖金身,想到自己半生隐忍苦熬,才换来几天安宁清静日子。过了今夜,一切化为虚无泡影,不由得满脸苦涩。

观音殿。

盘膝坐在蒲团上,周至柔摘了钗环,任由满头青丝垂下,像一位普通的信女,仰望普度众生的菩萨。

菩萨也无言。

不久后,章岂的沉重脚步声响起。

大门随即咯吱一声,合上。

他也脱了玄色甲衣,一身佛头青缂丝宝相花锦衣,腰间系着蟠离纹玉带。手中提着一盏万字灯笼,沉默的把两排灯架子上的蜡烛,一一点燃。

周至柔转身,正好看见章岂动作轻柔,点亮了最后一根蜡烛。亮堂堂的烛火下,他鬓角星星点点的白发,看得分明。

而且他眼中,也没有预想中的骄纵得意。

“夫人每个月都来烧香拜佛,可是心中有什么求而不得之事?“

章岂的声音响起,打破了沉默。

事到临头,周至柔才察觉自己没有那么坚强,强忍着,“我家宅安宁,夫妻和睦,子女贤孝,能有什么求而不得。拜佛,不过是因为感谢上天对我周至柔的垂怜。“

“呵呵,夫人果然贤良,不愧是满京城公认的贤妻良母。丈夫的孩子,也可以视若己出。“

周至柔当即就想反驳,她亲手带大的,本来就是她的孩子!可想到此时此刻,反驳有何意义?

继续沉默。

“我章岂一生,不信神佛,只信自己。可是现在,倒是想求一件事……“

“若是能重来……“

他的声音渐渐低沉。

一夜过去,灯芯都已烧光,蜡泪在灯架上层层堆积。周至柔熬了一夜,熬得人黯淡憔悴。直到章岂出去了,带着他的黑家军离开福鼎寺,她犹自梦一般——

章岂就这么走了?

怎么和她想的不一样?

可做与没做,有什么区别?她的清白,她的名声,已如落入污泥的白雪,再也洗不干净了!

……

翼山侯府。

阿碧哭着进了后院的小小庵堂,“夫人!侯爷说你败坏了门楣家声,要你、要你……“

“怎么了,要休了我么?“周至柔面容枯槁,一片心灰若死。

“不是。老夫人说应赐你一条白绫,不过老爷念及您这些年善待少爷、姑娘们,用了心了,说,留你一条性命。让你去黄桷庵出家为尼!“

“呵呵,哈哈!“周至柔眼角流下一滴泪,随即笑出声来,十余年来伺候老小,战战兢兢,不敢有一日麻痹大意。不过一处污点,一切都是白搭!

早知今日,何必当初啊!

纵然一千个不甘心,又能如何?

满心愤慨、怨恨的周至柔,只带了两件换洗衣衫,就被翼山侯府的人强迫着,送到了处置犯错勋贵女眷的黄桷庵。

半年后。

周至柔还是带着同样的小包袱,从黄桷庵里走出来,看着久违的蓝天白云,梦幻一般,

“兄长来接我回家?“

“是。“周瑛坐在灰扑扑的马车上,低调的不行,

“上月翼山侯卷入叛乱,皇上下旨抄家灭族。你出家入了修行,不再获罪名单上。“

“哈哈,这么说来,我反倒因祸得福?“

周至柔忍不住放声大笑,

“翼山侯死了没有,速速带我去祭奠。我要给他们全家做上七天七夜的水陆道场,不然怎么能报答他们对我的大恩大德啊!“

半年的出家生活,真是将周至柔逼得太狠了。她的变化太大,简直脱胎换骨,换了个人似地。

坐在马车上,都忍不住放声高歌,就说嘛!她求了那么多次佛,烧了那么多香,不是白费的。

上天还是厚待她啊!

忽然间,拉车的马嘶鸣一声,车厢咚咚咚利箭穿透。

有人袭击!

马车受不住惯性,翻车了!

天旋地转间,车帘掀开,一刹那,周至柔分明又看到黑甲军的身影,是他!

又是章岂!

看她终于得到自由,不肯放过她吗?

陷入最后的黑暗之前,周至柔心头只有一个念头:到底什么仇什么恨!非要置她于死地!若有来生,看我怎么弄死你!

精彩评论:

干娘被杀,后爹黑化,画风转的太突然了。刚从zyd坑里爬出来意图洗眼睛的我又遭受迎头痛击……相比之下还是熊莉莉的悲伤境遇总能一笔带过更让人安慰。希望每一个萌萝莉的成长都不必经历痛苦,哪怕是为王的道路。不是要公主病和玛丽苏,毕竟退到底线,爱护女性和小孩子是也生物性好不好。后续剧情要是再虐洒家就只能再回去看无缺文抚慰心灵了……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