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女帝将成》穿越成女帝的小说 强受 女帝将成GV

更新时间:2020-01-14 18:31:46

《女帝将成》穿越成女帝的小说 强受 女帝将成GV 连载中

《女帝将成》

来源:阅文集团 作者:红色围脖 分类:古代言情 主角:董玄寂,李孝逸

《女帝将成》由网络作家红色围脖所著,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,董玄寂,李孝逸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?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,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, 八月二十一日,黄河故道,武水县城城墙下。 琅琊王和世子李孝逸端坐在马上,后面是盔甲鲜明的五千精锐。武水县是打通济州防线的第一站,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八月二十一日,黄河故道,武水县城城墙下。

琅琊王和世子李孝逸端坐在马上,后面是盔甲鲜明的五千精锐。武水县是打通济州防线的第一站,也是琅琊王父子举起义旗后的第一仗,这一战的胜负关乎人心,关乎全局,故而琅琊王举全力出兵,发誓要在朝廷大军到来之前快速拿下这个弹丸之地。

武水县令郭务悌手捻髭须站在城垛上,这个老于官场的刀笔吏此时已经无计可施。琅琊王重兵压境,城中百十名衙役班房根本派不上用场。琅琊王已经派人传话,除了打开城门受降,武水县别无选择。他已向魏州、崋县等好几个周边郡县发出求援信,但是都石沉大海。今日琅琊王大军初来乍到,凭着旺盛士气大举攻城,这低矮的城墙如何能够抵住强?郭务悌已经做好了城破人亡的准备。

中午时分忽见城外西北角一阵大乱,一支小部队乘乱杀来,旗号上打着“崋县马”的字样,便知邻县援军已到。原来崋县县令名唤马玄素,接到郭务悌的告急文书,匆忙组织了一支一千七百人人的队伍赶赴武水救援,到了以后才发现其余州县均未发兵。马玄素不敢强攻琅琊王主力,只好从侧面迂回试探。也甭管援兵有多少了,郭务悌如同看见了救命稻草一般,吩咐城中诸人马上准备开城迎敌。

琅琊王大军亦摆开阵势准备厮杀,但见来人稀少,不禁哑然失笑。李孝逸一勒丝缰向父亲道:

“待儿臣上前擒了那崋县马回来!”

“且慢!”

琅琊王站在高坡之上,手执远望镜向崋县的人马仔细观瞧。

琅琊王微微一笑摆手,

“区区小股游匪,不足成事。传我将令,闪开一条路,放他们进城。”

李孝逸不明白父亲的意思,稍微犹豫。但是他一向对父亲惟命是从,故而摇动令旗命士兵让路。崋县的一千余人本来走走停停,远远地看见琅琊王的部队便停下脚步,忽见对方闪出一条大路,马玄素不敢多想,便命士兵加快脚步,向城中快跑。武水城中也放下吊桥将援兵迎进城去。那边琅琊王的骑兵趁机掩杀却并不强攻,崋县人马又丢了几十条尸体在城外。孝逸好奇,问父王道:

“机会难得,父王何不趁此机会将援兵消灭在城外?待他们合兵一处,岂不麻烦?”

琅琊王笑道:

“崋县人马不过是来试探,我若强攻武水城墙,崋县人马便会从后面偷袭,我军岂不是腹背受敌?现在把他们放进城内,一窝端了岂不省事.”

李孝逸暗暗佩服父亲的谋略。要知越王和琅琊王父子在当世宗室诸王之中,乃是一等一的豪强,才干能力都在诸王之上,琅琊王李冲热血男儿敢作敢当,越王李贞老谋深算,文才武功名闻天下。他们和宗室诸王对推翻武氏匡扶大唐是做了一番准备的,绝不是一时起意,匆忙为之。本来的打算是只需振臂一呼,天下李姓皇族和正义之士便会揭竿而起,武氏宵小,马上会束手就擒。但是李冲此番起兵两日,却并没有得到诸王的正面响应,他的心中充满孤独和怨愤,面上却不能给儿子和属下看出,只推说路途遥远,战报未到,其实是想多撑些时日,希望以武水的胜利唤醒诸王斗志,一起加入战团。

对于拿下这个小小的城池,琅琊王早已胸有成竹。他一挥手,便有几百车稻草推了过来,军士们冒着城上箭雨将稻草推到吊桥边,稻草噗噗淋上火油,琅琊王一声令下,车中稻草轰然起火,窜起一丈多高的火苗,在东南风的吹拂下,瞬间引燃了木制城门。

城上之人登时乱了手脚,眼见城门马上就被烧塌,郭务悌和马玄素不禁仰天长叹。琅琊王领着儿子登上高坡,命令军士架起云梯全力攻城。一时之间,火箭和滚木礌石一齐发射,小小的武水城头成了一片火海。

原来琅琊王熟知天文地理,知道此地八月间都是东南风,便想到火攻这一快捷的方法。既节省人力,又加快攻城进度。眼见得城门被烧掉大半,城上守军如同热锅蚂蚁般,找来水桶脸盆来救冲天大火,又哪里来得及。不由得哈哈大笑,长鞭一指,命令步兵手执盾牌朴刀直扑城门。

此时忽见天边飘来大片乌云,本来晴空万里的天空忽然狂风大作,吹得大纛旗猎猎作响,旗角突然飞向琅琊王军阵,车中稻草被转向的西北风呼呼吹起,一齐向博州军士飘来。八月间的东南风竟然突然转成西北风,风力也突然变得极强,稻草夹着火油直扑博州军。

众人猝不及防,面上身上一起着火,哭叫着寻找水泽之处灭火,却哪里还有斗志。城中守军本来已经绝望,只待城破人亡,却发现天降狂风,博州军引火自焚,上百车稻草在城墙下舞成一片火海,而那些还没有来得及点燃的火油轰然爆炸,将攻城士兵困在当中。城中守军便搭起简易吊桥,趁乱一起掩杀。

琅琊王带着儿子本来在高处乐观其成,没想到突然刮起西北风,琅琊王初时还驱赶军士稳住阵脚,却见火势越烧越旺,博州军葬身火海根本无心恋战,城中守军刀砍斧剁,如同砍烧猪一般容易。任凭琅琊王如何催赶,博州军阵脚大乱已然溃不成军。世子李孝逸只好大喊:

“父王,先行退军吧!”

琅琊王红了眼睛,哪肯听儿子劝告,径自杀向武水守军,唬得儿子紧跟着冲入敌阵,拼死拉住父王马缰,好说歹说将琅琊王拽出战阵。傍晚,琅琊王大军止住溃败,后退五十里寻一处水泽扎营。武水守军也知道力量对比悬殊,不敢贸然进犯,双方挑起火把隔岸对峙。入夜琅琊王清点人数,发现大军伤损过半,一场大火已然元气尽伤。余下的士兵,身体也多处被火烧伤,又没有治疗的烧伤药膏,疼得在营中鬼哭狼嚎。一时之间营中士气低落,王府之中长史属官议论纷纷。

琅琊王召集众人来到营帐议事。问及军务众人沉默不语。琅琊王面色不爽,冷冷道:

“诸位,一场小战何至于此?”

长史董玄寂自以为和琅琊王家关系交好,便道:

“王爷,可知这八月天怎会有西北风?”

琅琊王道:

“据本王所知,此地八月末偶尔也会刮西北风,但是多少年也不会刮上一回,而且只是片刻功夫就会消失,谁知却被本王赶上!”

董玄寂长叹一声,

“莫非天意如此?”

说得众人胆战心惊,一起望向琅琊王。

李孝逸忙道:

“董叔叔,各位叔伯,不必灰心丧气,父王乃李唐宗室,奉天子密令,除灭武氏匡扶大唐,皇天必会佑我。区区小败,算不得什么”。

琅琊王亦道:

“玄寂追随本王多年,何必长他人志气,灭自家威风!”

董玄寂嗤的一声冷笑道:

“王爷说得光彩,谁不知道与朝廷作战,就是叛军,如今连老天爷都不帮我们,只怕朝廷大军一到,我等都要死无葬身之地了。”

他这话似乎自言自语,但在琅琊王和营中诸将听来,如同讥讽嘲笑主帅一般,又似乎说到了众人的心坎上,“叛军”还是“义兵”,往往也只在成败之间,自古“胜者王侯败者贼”,一场蹊跷的西北风本来已令众人心中有所动摇,再加上董玄寂口无遮拦这么一说,竟有人不住点头。

琅琊王登时勃然大怒,喝道:

“董玄寂,枉孤王素日带你不薄,紧要关头竟来乱我军心?”

董玄寂也不畏惧,质问道:

“王爷早说有韩王、鲁王等共同起兵,怎么现在一彪人马也看不到?这不是把兄弟们往死路上推吗?”

琅琊王忍无可忍,

“信口雌黄之辈,诸王兵马都在路上,军报一时不到,竟敢借此扰乱军心。”

吩咐左右将此人推出营帐就地正法。李孝逸要待劝父王时,见父王面色铁青,竟也不敢开口。董玄寂边走边喊,

“李冲!你逆天而动引火自焚,八月天都要刮起西北风,还说要直取长安,简直是白日做梦。玄寂先走一步,诸位死期不远矣。”

骂声不绝,转眼已成刀下之鬼,但众人心中却是害怕至极,本来对诸王相约共同举事,却只有琅琊王一人势单力孤就有所怀疑,现在终于被董玄寂说中要害,方才如梦初醒。暗想一旦朝廷大军一到,那可真的是死无葬身之地了。

琅琊王将一封信放至帅案上,

“诸公,本王日前接到战报,越王已经在豫州起兵,不日便会攻取上蔡,其余诸王已然举兵响应,只不过山长路远战报未到而已,本王又岂会欺骗大家?诸位不信请看父王密函。”

众人面面相觑,竟无一人上前。一时间营帐内气氛相当尴尬。琅琊王见此便挥手让众人下去休息,单留儿子在身边。入夜时分,营帐外更漏声声,一轮冷月斜挂天边。孝逸给父亲拧了一条热毛巾,让父王擦去脸上的硝烟,轻声道:

“父王不必生气,熬过这几天便会有诸位叔伯战报传来,到时必然士气提振,不可同日而语。”

又把洗脚水端到父亲面前,伺候父王退去鞋袜,将双足浸到热水里,轻轻揉搓,琅琊王缓缓自语道:

“这场大火着的太不是时候,难道真的是天意?”

李孝逸吃了一惊,摇头道:

“不会的,父王,我们只是偶尔碰上了西北风而已。”

琅琊王看了一眼儿子,目光中竟有泪光闪动,半晌方说:

“尽人事听天命吧,大唐江山也不是我们祖孙三代人扛得起来的。”

忽听外面一阵骚乱,父子二人忙拔出佩剑冲出帐外。博州军军营已然乱成一团。士兵竟然趁着夜色四散逃

精彩评论:

重新看了一遍,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。作者(红色围脖)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,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,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。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,官斗就是拉帮结派,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。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(董玄寂,李孝逸)成为辽东省长,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。也许作者(红色围脖)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,气魄还有思维。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,装逼打脸,大大拉低整《女帝将成》的格调,真的非常可惜。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,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(董玄寂,李孝逸),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。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